现在的位置: 首页易經義理>正文
周易中的“慎”之道
2013年04月23日 易經義理 周易中的“慎”之道已关闭评论 ⁄ 被围观 +

《周易》的成书过程经历了伏羲、周文王和孔子三位圣人,称之为“世历三古,人更三圣”。孔子作十翼来完善《周易》,经加传,构成了完整的周易,周有完备的意思。

孔子在删减经典时,对易经情有独钟,不仅没有删,反而作了十篇论述,为易经作传。易经成为群经之首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在《系辞传》中,孔圣人先是对易经大道作了总体概括,接着选了七个爻辞加以发挥,由爻辞原义加以引申,推之到为人处事之道。

「鳴 鶴在陰,其子和之。我有好爵,吾與爾靡之。」子曰:「君子居其室,出其言善,則千里之外應之,況其邇者乎?居其室,出其言不善,則千里之外違之,況其邇者 乎?言出乎身,加乎民;行發乎邇,見乎遠。言行,君子之樞機。樞機之發,榮辱之主也。言行,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,可不慎乎!」

这是中孚卦九二爻爻辞。这里提到了一个远近的相对距离问题,远有多远,皆发乎心,一念之善,可至千里。所以刘备以仁义广播天下,百姓莫不从之;宋江仗义疏财,天下英雄皆敬仰之。有什么因就结什么果,一念发出,善则善应,恶则恶应。应的结果还是要反加诸身,所以人之取善取恶怪不得别人,要先修行自己,当无恶念时,大善皆从八方来,应之。

在这个阐述中首次提到了“慎”,言行——可不慎乎?具体解释我们先不谈,且看下面的内容。

《同人》:先號啕而後笑。子曰:「君子之道,或出或處,或默或語。二人同心,其利斷金同心之言,其臭如蘭。」

这是同人卦九五爻爻辞。这里讲了一个无间以成事的问题。

初六,藉用白茅,无咎。子曰:「苟錯諸地而可矣,藉之用茅,何咎之有?慎之至也。夫茅之為物薄,而用可重也。慎斯術也以往,其无所失矣。」

这是大过卦初六爻爻辞。在第一卦阐述中,提到了慎言,而在这里提到了慎行。这一爻描述的场景是把祭祀的器皿下面用薄薄的草茅铺垫,以示对祭祀活动的敬畏。而通常来说,祭祀仪式是不需要这样的,之所以这样做,是其行为谨慎再谨慎的缘故。

勞謙,君子有終,吉。子曰:「勞而不伐,有功而不德,厚之至也。語以其功下人者也。德言盛,禮言恭;謙也者,致恭以存其位者也。」

这是谦卦九三爻爻辞。是讲有劳苦而不自夸,有功绩而不自以为德,立了功却甘居人下。这就有点道家的“功成,身退,天之道”的味道了。

亢龍有悔。子曰:「貴而无位,高而无民,賢人在下位而无輔,是以動而有悔也。」

这是乾卦上九爻爻辞。

不出戶庭,无咎。子曰:「亂之所生也,則言語以為階。君不密則失臣,臣不密則失身,幾事不密則害成。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。」

这是节卦初九爻爻辞。这里提到了慎密。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汉献帝血书密诏藏于锦袍玉带当中,交与董国舅,被人告密,险些被曹操抓个现行。后董国舅联络多人密谋反曹,却因身边一个奴仆有隙,向曹操告发,引来董国舅等人杀身之祸,害死董妃,汉献帝也因此受到曹操责难。所谓“阴谋不可外泄,阳谋不可内藏”,此处圣人着重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子曰:「作《易》者,其知盜乎?《易》曰『負且乘,致寇至。』負也者,小人之事也。乘也者,君子之器也。小人而乘君子之器,盜思奪之矣。上慢下暴,盜思伐之矣。慢藏誨盜,冶容誨淫。《易》曰:『負且乘,致寇至。』盜之招也。」

这是解卦六三爻爻辞。这里也讲了一个藏东西没藏好,容易被盗贼盯上招致失窃,过分招摇就成了引狼入室的幌子。这里谈到了一个“招”(幌子),不要外露以自招其祸。实际上还是与藏、密、慎有关系的。

孔子阐述了七个爻辞的解释后,就收住了。看起来这七个爻辞并没有特别之处,在三百八十四爻中再普通不过了。那么为什么是这几爻呢?是孔子随意摘取的吗?恐怕圣人另有深意啊。

我隐约发现的情况是,孔子再三嘱咐后人,要慎言、慎行、慎密,可谓苦口婆心。但又很明显的感觉到,还没有探到圣人举这七个例子的更深一层的含义。同时也感觉到这层含义一定存在,好似隔了一层窗户纸。

希望与同道好友共参此中奥秘,不吝赐教。

(转发请注明来自元亨泰达国学智慧馆)


抱歉!评论已关闭.

×
腾讯微博